【清漳纪事】温江水:干部调整与工会分鱼


 

干部调整与工会分鱼,原本是风马牛,如果把这两件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给硬扯到一块儿,确实有点牵强。然而,越是牵强的事情,还越是有“杠子头”愣要从中寻求关联,这其中包括笔者在内。对此,恰似放到嘴里的泡泡糖,嚼来嚼去,一来二去,翻来覆去,直至惨淡无味,一不留神吐将出来,其斑痕黏在地板上,剔除时煞是费力,除不净还会影响市容,影响美观。


笔者曾干过工会工作,逢年过节也给职工办过几次福利,包括分鱼也分过好几回。虽然不是十分懂得鱼的习性,但从几次分鱼的经历中慢慢地咀嚼出了鱼的滋味和“鱼市行情”。无论是打鱼、捞鱼还是从市场买回来的鱼分发给职工,这本是一件好事,可好事大都不好办或办不好。因为人多嘴杂,众口难调,“一人难称百人意”。往往出于一片公心,尽力公平、公道、公正,可是能让大家伙儿都满意的时候却不多,即使你推心置腹、苦口婆心,可把鱼分完之后总有人“挑刺儿”。同类型的鱼挑肥瘦,同肥瘦的鱼论大小,同样大小的鱼认死活,同是活鱼还要捡哪个好看......直至看花了眼、挑累了手。最后放到篮子里还要与别人的鱼比:“看,你那份就是比俺这份儿好。”


为了尽量使那些好挑刺儿的人从中无“刺儿”可挑,每回分鱼总是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想方设法,对捞回来的鱼认真过目,分门别类,排定座次。从不同种类的鱼中排出一、二、三把手,再根据鱼的特质、特点、特色、特长、特品以及其优势和人缘,进行优化组合,做到无论来自五湖四海、出自哪个族类的鱼,让其都有用武之地。正所谓,物竞天择,适得其存,鱼尽其才,才尽其用,年年有鱼,皆大欢喜。单位有多少人就分成多少份儿,再用秤称出重量,最后用那些不伦不类的杂牌鱼进行找补,高了去、低了添,秤高秤低,小鱼找齐。而对于那些推又推不脱,打又打不掉,有它四两,没它半斤,不十分招人喜欢的小鲫鱼、小鳝鱼、小鲢鱼,不分吧,它也算条鱼,分吧,“年三十儿死了只兔子——有它没它都要过年。”


其实,每个鱼群、鱼堆,或者鱼类,都难免有“滥竽充数”者,抑或难免有“占着茅坑不拉屎”、“领着俸禄不作为”者,只因为英雄不问出处,鱼才不问来路,也就不便于去把鱼们的身份弄得十分清楚。再说了,在笔者之前的几任分鱼者们也都是这样分的,也没有出现过太大的波折,到笔者这儿也只能沿用老套路,在分鱼上也就没有更多地考虑去创新。唯有一点儿是公认的,那身段均称、肥瘦均匀、个头均衡、活跳乱蹦、美颜美心的鱼们最是受人待见。这样一来,那些“黄花鱼”们就只得溜边了。


分着分着,就纳了闷了、奇了怪了,想想那些不招人喜欢和待见的鱼们,为鱼时间不短,却没什么长处,鱼食没少消耗,每天看得不闲,总也没多大长进,有鳞有翅有刺儿,无肉无形无个儿,无论走到哪里,只是配角配料。对于此类鱼等,分到最后边越发没劲了,不分它们吧,大老远捞回来了,分吧,无论给谁都是翻之白眼,嗤之以鼻。实在没办法了,就用棍子随便一扒拉,反正是搭配,多一个多不在那里,少一个也少不到哪儿去。这样,按科室人头分好后,再把职工召集来领鱼。如果哪个科室人厚道,每人随便拿一份走人。如果哪个科室有人浅薄,就得把鱼编上号,然后抓阄儿,凭手气运气,各得其所。这样,即使有个别“刺儿头”,也只得打掉门牙往肚里咽,只能埋怨自己手臭。有时还自言自语:“你看那些鱼眼凸出,咱这眼怎么就不能也像鱼眼一样暴凸出来,好好看看哪个鱼好,就抓那个阄?”所以说,每回分鱼的体会是,捕鱼容易分鱼难,分鱼容易均衡难。再难也得分,总不能把鱼放在哪儿让其白白的“烂掉”。更何况,养鱼池长时间不换水死水一潭,营养不良,鱼怎么生长?养鱼池长时间不换鱼会产生倚老卖老,老态龙钟,老气横秋,鱼怎么新老交替!


鱼,有品种、大小、肥瘦、好坏之分。人,何尝不是这样,同级别的看能力,同样能力的看魄力,同样的实力还得看看背景,如果都有背景,那头儿又都得罪不起,就要竞争上岗。十个指头伸出来总不能一般长,干部也总不能一层不变老固定在一个地方,总是要实时调整交流,轮岗换岗转岗。老在一个地方不动,难免因循守旧,抱残守缺,更容易滋生堕气、霸气、傲气。据说,某县某位任职时间较长、岗位资格较老、部门有点实权、平时自恃清高的局长大人,有时县长的话到他哪儿都不太好使。无奈,就有人往书记那里打小报告,书记无意之中微服私访,顺便来到他的防区溜达了一圈,然后又有意无意找他闲聊:“最近,县里准备做一次干部调整,看你有什么想法?”仅此一句话,却让这局长如梦初醒,如坐针毡,连忙点头哈腰,惟命是从,一叠连声:“只要领导一声令下,咱是刀山敢上,火海敢闯,再苦再累,在所不辞……”拍着胸脯,信誓旦旦,表起态来,如此这般。这只是笑柄笑谈笑话,请读者诸君千万不要当真啊!


那些被调整到好岗位的干部,自然心满意足,自鸣得意,自我陶醉。他们在外面趾高气扬,踌躇满志,风风光光,回到家里洋洋得意,自得其乐,偷着乐呵。这还不算,少不得被人缠着要求其请客。如今在外面吃请风声较劲,只得由饭店转入家里,先把工会分的鱼炖上,随便侍弄几个小菜,开始喝起贺官儿的酒来。在家里请吃或者吃请,虽然不能“一帆风顺、二泉映月、三星高照、四季发财、五福同享、六六大顺、妻荣夫贵、八仙过海、九九归一、十全十美”划拳行令、惊动四邻,倒也可以捧起骰子,五吹六嘘,真七假八,官有高升,年年有鱼。


那些没有调整到好岗位,甚至落岗的干部大都昏昏沉沉,忍气吞声,耐着性子,暗里使劲,再继续努力,也只能等待下一拨了……


温江水:原籍涉县合漳乡温和村,现供职邯郸市水利部门。作品见诸于《人民日报》、《河北日报》、《中国水利报》、《邯郸日报》、《邯郸晚报》、《中原商报》,以及《中国水利》、《河北水利》、《小小说》、《散文》、《秘书》、《策之源》、《塔河情》、《邯郸文学》等各级各类媒体,并多次获奖。






清漳两岸投稿邮箱:


佛刘:3973962@163.com,

孙海亮:736624134@qq.com


稿件要求:小说、散文、诗歌均可,字数最好控制在300---2000字之内,未在其他微信平台发表过,不欢迎一稿多投。也喜欢照片(每组10副以上)。请附上作者简介、照片、电话、通信地址。


清漳两岸的稿酬制度:

1  清漳创作团队成员的稿件稿酬依然是打赏的七成。(欢迎大家加入)

2  团队外作者的稿酬是打赏的6成,打赏额度超过100元的按七成支付。

3  打赏额不大于2元的稿件不再支付稿酬。

4  对特别优质的稿件给予10--50元的稿酬。

5  对学生的稿件,当打赏额超过50元时,收取3元的编辑费。当打赏额超过100元时,收取5元的编辑费。

6  每月阅读量超过1000次的稿件均给予10元的奖励。

7  打赏统计均在一周之内,稿酬7-10天后支付。

8  本制度在2019年1月1日开始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