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戏为什么出海?我们在东南亚找到了答案

聚光灯下,台上的选手显得有些紧张,聚精会神地做最后的调整选择。观众把台下围得水泄不通,由于比赛的场地选择在吉隆玻Sunway Pyramid商场中,除了比赛场地之外,赛场外的走廊站满了观众。抬起头,整个三层上站满了观众。“马来观众的电竞热情越来越高了。”赛事主办方工作人员喃喃道。

中国游戏为什么出海?我们在东南亚找到了答案

这款名叫《Mobile Legends:Bang Bang》(以下简称MLBB)的游戏风靡东南亚,在国内译作《无尽对决》,MLBB由中国游戏公司上海沐瞳科技开发。从2016年开始,以一股“网红”之风席卷东南亚。如今,这款游戏已经在全球拥有2亿注册用户,月活超过5000万人。仅在印度尼西亚的用户人数已经超过了2000万。

中国游戏为什么出海?我们在东南亚找到了答案

伴随着大屏幕中枪火与刀剑碰撞的声音,台下观众的热情也被点燃。在持续几个小时之后,随着蓝色方水晶的爆破,整个赛场上观众的情绪也到了最高点。在全场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中,一只来自马来西亚的本土队伍GEEK FAM拿到了MPL(Mobile Legends:Bang Bang Professional League)第三赛季冠军。在台下,一直紧张观战GEEK FAM的队员和教练们此时再也无法按捺心中喜悦,一个箭步冲上舞台,和选手扭抱在一起,分享着成功的喜悦。

此时已是当地时间晚上10点30分左右,商场已经关门,其他区域的早已不见人影,只有赛场内 “GEEK!GEEK!”的欢呼声响彻整个商场。

中国游戏为什么出海?我们在东南亚找到了答案

草根时代

这场赛事是在东南亚的一个缩影。“这里的电竞还不太成熟,正在处于一个高速增长的阶段。”当地一位电竞从业者告诉财经网。在这里,仿佛看到了几年前中国电竞的状态。

“马来西亚这边很多队伍都非常业余,很多职业选手也是半职业的状态。”Ozoraveki用流利的中文告诉财经网。面前这位22岁的少年,很瘦,染着一头红色的头发,高耸地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的眼镜框,说话的间隙时不时往上拨弄一下刘海。

在接触MLBB之前,他是马来西亚Kuala Lumpur Hunters (简称KLH )战队,主要玩《英雄联盟》,曾代表马来西亚比赛。酷爱游戏的他14岁就开始打业余比赛,因为玩的比较突出,在他17岁那年,KLH战队队长亲自找上门,邀请他加入KLH战队。在和家人商量之后,Ozoraveki高中还没有毕业就辍学去打《英雄联盟》。

“另一方面也因为我是单亲家庭,家庭情况一般的原因,才选择出来打职业,这样可以用自己的收入来帮助家庭。”加入战队之后,反而压力更大了。“每天陪伴我们最多的就是电脑。除了睡觉、吃饭,就是训练。”他告诉财经网,一周训练六天,每天训练的时常在13、14个小时。

在马来西亚,能像Ozoraveki这样成为职业选手的人并不多,然而即便幸运如他,也时常面临没有比赛可打的尴尬。由于马来西亚人口有限,电竞人数基数相较于中国是少之又少,PC为主的《英雄联盟》更不是很风靡。“打职业的目的就是不断地打比赛,但《英雄联盟》在马来西亚并不是最火的游戏,所以《英雄联盟》的比赛也越来越少。”Ozoraveki叹息道。

现在的Ozoraveki已经离开KLH战队,受邀成为了一名Facebook直播MLBB的签约主播,每天直播三到六小时,用他的话说,现在通过直播已经能够生活的不错,但是在自己职业黄金期打职业比赛还是他心中的梦想之一。

不止于马来西亚,职业选手面临生存困境在东南亚是个相当普遍现象。新加坡的一位电竞从业者表示,目前新加坡还处于一个基础设施建设阶段,很多战队的选手都是半职业的,主要以学生和上班族为主,因为光做选手是无法养活自己。

当MLBB席卷东南亚时,MPL成为了最重要的赛事之一,来自各地的战队上演着无尽对决,在上个赛季中,一只马来西亚Reborn战队上演了黑八奇迹,硬是在在没有公司支持、没有教练,仅有两周的训练的情况下,一路披襟斩棘,战胜马来人气最旺的Airasia战队,最终和新加坡强队Evos PK,拿到冠军。

“没能和他们签约,真的是可惜!但这也没办法。”Mervyn说,作为曾经的某电竞项目职业经理人,谈起Reborn,Mervyn透露出错失千里马的遗憾。由于当时的资金问题,只能赞助一个战队。Reborn在一开始并不是很受重视,Mervyn给他们当时的条件是只要能拿到冠军,才和Reborn签约正式合同,在此之前,Reborn整个战队的选手是没有薪水的。

黑八奇迹频出纵然带来了更多的娱乐性,但是也从一个侧门反映了在东南亚,点击俱乐部管理不成熟的一面,而这必然导致在一定程度上的优秀人才的流失。放眼国内,无论是EDG还是RNG,成熟的俱乐部都会建立自己的青训体系,以保证优秀选手的源源不断。问及是否有青训体系,当地的业内人士告诉财经网:“基本没有青训体系,很多战队连教练都没有!”

此外,电竞的基础设施也是东南亚显得很匮乏。MLBB每次的赛事举办场地都会选择在商场。“下次我们会将赛事的举办地挪到体育馆中,这两次的比赛我们看到观众实在太多,当天下午因为人数太多导致商场挤满了人,已经接到商场的警告。”Lucas说。在国内,在商场中举行电竞比赛的例子很少,其主要原因之一是国内的基础设施比较完善,从赛事场馆再到电竞馆,一应俱全。在联盟制实施之后,每个地方在战队入驻的时候,都会有专门的比赛场馆。

随着电竞慢慢被认可,这个产业开始表现出的巨大的前景。各地纷纷出现电竞小镇,杭州重庆忠县、安徽芜湖、江苏太仓、河南孟州、辽宁葫芦岛等地相继宣布将加入电竞小镇的建设队伍,希望形成以电竞赛事、场馆、孵化园等多业态整合的电竞产业链,进而拉动当地产业发展。而这些概念,在东南亚地区几乎没有。

“2017年时我去北京鸟巢看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场馆真大,容纳了4万人,非常震撼!”Edward笑着说道,这在东南亚是无法实现的,虽然目前东南亚的电竞相对落后,但已经在高速发展了。

全面探索

本次MLBB赛事的承办方是马来西亚最大媒体集团Astro旗下EGG电视台。作为传统的电视台,接触电竞算是一个新的挑战。EGG负责人Edward表示,“我们的转播电竞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当他还在Astro总部工作的时候,便收到了大量《DOTA2》玩家的来信,他们请求转播Ti的比赛,Edward认为当时电竞的环境还不成熟,就以没有转播圈拒绝了玩家的提议。“没想到,玩家来信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Edward笑着回忆到。

在充分的了解市场需求之后,Edward决定开始尝试转播电竞,电视台转播电竞的消息轰动了不少人。“Facebook主页7个小时已经涌入了百万人,作为服务方的我们之前总是挨骂,这次则收到了相当多感谢的声音。”2016年6月,Astro独立出了一个专注电子游戏的频道,也就是现在的EGG。

这届MPL赛事的主题为丛林主题,Edward告诉财经网:“往届我们都会设计主题,这次丛林主题主要是因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战队参加,更能激起观众过的热情。”

中国游戏为什么出海?我们在东南亚找到了答案

目前国内的最成熟的赛事便是LPL,2017年LPL开始实行联盟制改革方案。简单来说就是队伍改为招标制,对运营和资金能力要求提高;不再有降级,但次级联赛仍有进入 LPL 的机会;设立主客场机制,在多个城市设立赛场和俱乐部。

这些赛制的尝试,为其他赛区也提供了一个标准。但在东南亚地区,赛制相对发展比较慢,还没有一个标准的赛制。“ 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 MLBB已经成为东南亚名副其实的国民游戏。接下来我们要打造一个完善的赛制的体系。”Lucas说道。

Edwardo是一名MLBB的主播,跟Facebook签约,他在Facebook上有35万粉丝,从去年开始,他明显感觉到主播行业的竞争激烈,现在他在每天直播4到8个小时之外,在Edwardo看来,整个东南亚的电竞前景很好,谈起未来,他笑着说:“肯定离不开电竞这个行业啊!”

全民热情吸引着商业机构和玩家倾力参与,而除此之外,东南亚各国对电竞产业的支持也毋庸置疑。去年11月28日,组委会宣布明年的菲律宾东南亚运动会将首次把电竞作为正式奖牌项目,MLBB也成为第一个确认入选的比赛项目。在比赛当天,马来西亚体育部长表示,会尽全力争取让MBLL的世界杯到马来西亚举办。

中国身影

“这次的赛场效果做的非常棒,比我们预期的还要好!”

站在播放着MLBB最新英雄Badang的CG动画大屏幕前,沐瞳科技运营总监Lucas难掩兴奋。做为MLBB的开发商,东南亚的市场的移动游戏红利突然爆发,让沐瞳科技成为了其中获益者之一,2016年开始,他们开发的MLBB在深入的本地化之后进入东南亚市场,在经过了与其他移动MOBA游戏的竞争后,MLBB获得东南亚市场的欢迎。

不可否认,东南亚的电竞处在于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尤其在移动游戏爆发的时候,这片市场显得更为猛烈。“印度尼西亚作为一个人口大国,也是东南亚电竞发展最好的一个国家,无论从职业战队还是赛事体系上,都要比东南亚其他地方好一些。”Lucas说。

国内游戏在经历了移动红利之后,中国游戏公司纷纷把眼光瞄准了海外市场,尤其是东南亚这种话移动游戏红利还未爆发的地区。

爱奇艺副总裁王世颖告诉财经网,移动游戏的红利见顶,直播、短视频对游戏用户进行一部分分流。

据《2018年中国移动游戏出海报告》显示,中国游戏发行商在海外市场发挥尤为亮眼。其中2018年游戏类应用的总下载量约32亿次,同比增长39%;总用户支出约合人民币408亿,同比增长49%。

对于众多国内参与者来说,出海成功的关键,往往是游戏产品的本地化,无论是画风人物的设计上,还是网络适配都要切合当地的文化。“我们的画风比较符合东南的文化,也跟本地运营商一起做了很多网络优化的工作”沐瞳科技的工作人员告诉财经网。

不仅在东南亚,2019年,对于所有中国的游戏公司来说,出海成为了关键词。中东大火的《苏丹的复仇》以及《PUBG Mobile》在东南亚等,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用户增长迅速,投入了大量预算来举办电竞比赛。

这甚至造成了在当地,除了和欧美等游戏公司的竞争,在新兴市场对于沐瞳科技这类公司来说,来自国内的巨头则是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的局面。

除了游戏产品方面的输出,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把游戏直播也代入了东南亚市场。2018年1月,YY旗下的海外直播产品BIGO TV上线了独立手游直播平台CUBE TV,成为第一个在海外正式上线的游戏直播平台。

此后猎豹旗下LiveME推出游戏直播平台Fluxr,虎牙和触手先后推出了Nimo TV和Game.ly。Nimo TV在东南亚和拉美市场,实现用户快速增长,自2018年5月开始运营至年末,月活数已突破1000万。斗鱼除了投资nonolive,陈少杰还特意在深圳成立了一个分公司专门做海外业务的拓展,团队名称叫Doyo。

“东南亚的电竞虽然发展落后,但现在进入了一个快车道。”本次冠军GEEK FAM的老板林吉宽说。虽然现在俱乐部的管理还不规范,但以后会通过针对选手个人的强弱项去调整,给队伍加入职业经理。此外,还会限制选手的直播时长,让战队更职业化。

在这种电竞生态下,这里的从业者,对于东南亚的电竞,都充满憧憬。“我还想打职业,在自己职业黄金期取得成绩。主播并不是我的梦想,这次不再是《英雄联盟》,而是MBLL。”Ozoraveki笑着说。